首页 都市 我的治愈系游戏

第582章 暴风雨来临的前夜

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会修空调 7042 2022-01-13 20:47

qubipu.com,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最新章节!

韩非今天刚来上班就发现了问题,他在打扫卫生时看到了床底下残留的血迹。

“曹玲玲后背上的血污没有浸透被褥,这床底下的血迹大概率不是她的。”

屋内的警察让韩非后退,他们取出专业的工具提取血迹,接着又把医生叫到身边,准备再去看一遍监控。

“三名男职员无故失踪,唯一的女性目击者被吓疯,还在医院里被人袭击,这起案件可能比表面上的还要复杂。”韩非很自觉地跟着警察一起离开,他虽然穿着护工的衣服,但跟警方查案的氛围很是融洽。

“最近城里是越来越混乱了,杜姝被绑架,下城区帮派火拼,就连公司也出现了员工失踪这样的事情。”赵茜目露担忧,他内心有很不好的预感。

“山雨欲来风满楼。”韩非也面容严肃,光看他此时的表现,没有任何人能够猜的出来,其实所有混乱的根源就是他。

绑架杜姝是韩非提议的,帮派火拼是他挑唆的,公司里员工失踪是他前妻一手造成的。

韩非不仅知道凶手是谁,他甚至可以一个电话直接把凶手叫过来。

也正因为知道凶手的真面目,所以韩非有底气去协助警方。

“两位警官,曹玲玲是凶案现场唯一的幸存者,真凶如果知道她活着,很有可能会再过来针对她,我建议你们加大对她的保护力度。”韩非不知道在傅生的记忆世界里,警方靠不靠谱,但把警方拉入己方阵营这绝对是明智的。

晚上有警方守护病房,韩非也能心安一些。

跟随警方离开,韩非一副积极配合警方工作的模样,暂时避开了李果儿和爱情,旁边只有赵茜一个人。

留在曹玲玲病房当中的李果儿和爱情也不着急,李果儿是准备以闺蜜的名义留在这里照顾曹玲玲,爱情本身就是整形医院的贵宾客户,她准备在这里休息调理一段时间。

两个女人都不准备离开,她们有种很可怕的直觉,慢慢的,还会有更多人聚集到这里。

早上十点钟,韩非跟着警方第一次进入了整形医院的监控室。

这家医院监控室位于地下一层,整整三个房间被打通,里面堆满了各种显示屏和通话装置,四位保安轮班,保证二十四小时这里都有人值班。

韩非看着密密麻麻的视频窗口,这些显示屏上播放的每一段视频都代表着一个监控探头。

除了走廊拐角、安全通道和门口等地方外,很多重症病房当中也都安装有监控,在这里就能清楚看到那些重症病人的一举一动。

“早上方警官就已经来看过一次了,昨晚并没有人进入曹玲玲的病房。”那位姓史的保安站立在显示屏前面,很是熟练的将监控调出:“为保障VIP客户的隐私,我们并未在贵宾房内安装监控,不过她住的病房外面就是监控,你们看。”

保安很配合警察,开始播放昨晚的监控。

深夜的医院一号楼特别冷清,一个人都没有。直到零点五十九分的时候,护工阿狗从病房中走出,可能是因为门没关紧的原因,在阿狗离开后,病房门竟然自己开开关关了好几次。

“是被风吹的吗?”韩非试着使用了初级鬼眼天赋,他眼角变得湿润,在朦朦胧胧的泪雾当中,他再次看向身前。

房间里的一个个显示屏全部变成了扭曲的人脸,这整个屋子都是血红色的,墙壁上还不断有血珠往下滴落。

那一根根和外面连接的线路变成了细小的血管,不断鼓起又收缩,好像有血液在里面流动。

按下脑海里的大师级演技开关,韩非站在原地,他身边的警察依旧保持原样,在他准备看向保安的时候,一条满是尸斑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眼中的泪雾慢慢消散,韩非望向手臂的主人,那位姓史的保安正抓着他的肩膀说道:“我们一定会好好配合你们工作,阿狗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,如果你们有事可以直接让傅义来找我们。”

警方并未搭理保安,他们又亲自开始查看医院里的其他监控,韩非也在监控室内帮忙。

到了中午十二点,警方接到紧急通知,大部分人赶往城郊乐园,只留下方长城和张悦两名警员在医院。

韩非在监控室里一听到乐园,立刻就产生了很不妙的预感,假如警方救出了杜姝,那自己的处境肯定会变得更加糟糕!

现在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,警方在交谈当中,并未确定杜姝就藏在乐园当中,他们只是发现有位犯罪嫌疑人曾去过距离乐园很近的商店。

警方的行动带给了韩非一些压力,他知道自己这边也必须要尽快开始行动了。

“我的三天试用期快要过去,等转正之后,估计就没有现在这么自由了,说不定还会变得像张壮壮一样,开始遗忘过去。”韩非看向自己旁边,赵茜正全神贯注盯着监控视频,她似乎比警方还要认真。

现在公司里人人自危,太阳没落山,人都跑没了,连上个厕所都要组队,再这么下去,公司肯定会跨。

“赵总,我先出去了。”韩非背下了所有监控的位置,他想要去找张壮壮商量一下,准备今晚一起行动,悄悄进入其他病栋查看。

“去吧。”赵茜头也没抬,很帅气的说了一句:“如果她们两个找你麻烦,你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韩非尴尬的笑了一下,跑出监控室,用对讲机联系张壮壮,对方正在医院一楼大厅等外卖。

迅速和张壮壮汇合,韩非悄悄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,他想要在晚上离开医院后,再从其他地方绕回来,配合张壮壮潜入五号楼。

张壮壮一开始是拒绝的,但架不住韩非一遍遍的劝说和视死如归的眼神,他总是在韩非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,两人都是为了救最亲近的人,所以才来到这医院做护工。

花费二十分钟的时候,韩非终于说动了张壮壮,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张壮壮对他的友善度又提升了一点。

在他们准备敲定详细行动步骤的时候,张壮壮订的外卖到了。

“走吧,先吃饭,正好出去透透气。”

“你今天怎么开始叫外卖了?平常你不都是在医院外面吃吗?”韩非跟在张壮壮后面。

“医院门口的快餐车和饭摊全部被赶走了,他们是逼着我们去食堂吃饭。”张壮壮很是神秘的说道:“我怀疑他们在饭菜里添加了其他东西,比如说你没有吃过的肉类。”

“你别说了,我决定以后从家里带饭。”韩非和张壮壮走到医院门口,在他看到送餐员的时候,那名送餐员也看到了他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女网友从电动车后备箱里拿出饭菜,傻站在原地:“我还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。”

身穿护工制服的韩非,也是一脸的惊讶:“你不是在餐馆当服务员吗?”

“我们店里还有外卖服务,老板为了省钱,就让我们自己去送餐。”女网友发现了韩非穿着护工的衣服,她的目光很是复杂,本来都已经做好再也不和韩非相见的准备了,结果又因为这样一个意外在人海中遇到:“你……的身体好些了吗?”

“恩,还可以。”韩非和女网友站在两边,张壮壮来回扭动脑袋站在中间,他感觉这俩人好像都看不见自己一样。

干咳了一声,张壮壮示意女网友注意下自己:“我的饭到了吗?”

“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了,注意身体,希望你剩下的时间能够开心。”女网友将餐盒递给张壮壮,整个过程中,一直在和韩非交流,说完之后她就骑着自己的电动车离开了。

“她是你女朋友?”张壮壮提着餐盒:“感觉她年龄好小。”

韩非盯着远去的女网友,他感觉这一切有些过于巧合,某些不幸虽然已经避免,但命运好像还在努力想要让一切重新回归到原本的轨道上去。

“这医院好像在吸引所有和傅生父子有关的人……”韩非脑海中闪过了一些画面,自己制作的恐怖恋爱游戏,封面是一个渣男被摆上了餐桌,用自己的死亡弥补罪恶;整形医院当中,那个手术台的名字叫做美神的餐桌,所有想要变美的人都会被摆在上面;星空艺术酒店下面也有一张摆满刑具的大铁桌。

“我今晚必须要行动了,争取在试用期内搞乱这个医院。话说医院到现在都没有出什么问题,难道沈洛的失踪和医院无关?如果一家公司同时聘请了我和沈洛,那它大概率会出现危机才对。”

韩非还在思考,他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了胖护士的声音:“傅义!傅义在吗!马上来二楼接待室!有人找你!你这到底是多受欢迎啊?”

“收到,收到,马上过去。”韩非饭还没吃,他看了张壮壮一眼:“你平时也这么忙吗?”

“从未有过。”张壮壮从餐盒里取出一个肉夹馍递给韩非:“我陪你一起去吧,你先吃点东西垫垫。”

韩非几口将肉夹馍吃掉,他和张壮壮来到二楼。

走出电梯,韩非还没看清楚前面的人,就听见了一个清脆的声音――“爸爸”!

打了个冷颤,韩非视线慢慢有了聚焦,一位母亲推着轮椅站在大厅里,那轮椅上坐着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孩。

“我就说不可能是重名!”女孩很是开心,她双腿之上盖着一层薄毯,脸色苍白病态,但眼神却无比明亮。

“你、你还有女儿?那楼下那个是你前女友吗?”张壮壮没有结过婚,不懂得这些比较复杂的事情。

韩非没有搭理张壮壮,快步走到了女孩面前,他蹲在轮椅旁边:“傅忆,你怎么来这里了?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们要找专业的医生吗?”

“病情发展的太快,昨晚傅忆已经无法走动,还昏迷了一次。”傅忆的妈妈开口了:“我们先去了其他医院,但他们都没有办法。”

“好吧。”韩非温柔的摸了摸傅忆的头,傅义亲手杀死了傅忆,这缺失的父爱韩非决定帮他来补上:“我会照顾好你们的。”

傅忆的妈妈并不知道这句话蕴含了什么深层含义,她看着此时身穿护工制服的傅义。

几天之前,傅义还西装革履出入市中心的大公司,是人人羡慕的金领。

结果短短几天,他就失去了房产和工作,不仅被人人指责谩骂,为了生活更是开始做一些他以前根本不会考虑的工作。

“傅忆看到了你的名字,我还以为不会是你。”傅忆的妈妈扭头看向了胖护士:“我可以跟你们提个要求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你们是杜姝医生特意交代过的贵客,她曾对我们说过,只要你们来医院就立刻把你们安排到她的私人贵宾室,这足以说明她对你们的重视啊!”胖护士觉得傅忆母女是杜姝的朋友,实际上杜姝这么安排,很可能是想要让这对母女看到傅义被自己玩弄的样子。

“私人贵宾室就算了。”傅忆妈妈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:“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,希望傅义能够全程过来照顾我的孩子,其实我并不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,但孩子想要爸爸。”

听到妈妈这么说,傅忆是最开心的,她也满脸期待的望向胖护士。

“你们也想要让他来做专属护工?”胖护士脸上露出了苦笑,当初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有魅力,但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受欢迎。

“不可以吗?”

“你们是杜医生的朋友,拥有最高优先级。”胖护士拿出对讲机跟其他人沟通了几句,然后对傅忆妈妈说道:“专属护工恐怕不行,但我会让他多过来帮忙的,另外我们会再抽调其他病栋的护工过来。”

“不需要别人,只要爸爸!”傅忆眼中只有韩非,她忘不了韩非救她时的身影。

韩非蹲在轮椅旁边,他听着傅忆乖巧的喊着自己爸爸,手却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。

“诅咒没有爆发?难道是血色纸人被震撼到了吗?”

轻轻叹了口气,韩非知道这只是个开始,毕竟他现在光孩子都已经有三个了,而且这三个孩子的妈妈还各不相同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